琳艾羽

【不遇】ALL光 搞事进行前

接渡
       自从那日与慕容聊过之后向来没心没肺好眠的执明竟然也失眠了,随着一起遭殃的还有莫澜执明失眠他也别想好睡,刚开始还好但慢慢的莫澜就受不了了竟然跑到向熙台去了。“慕容国主~请告诉我那天你和王上说什么了~”刚进门正巧见到慕容离在有些激动,慕容看着脸色不太好的莫澜便为其倒了杯水地过去弄得莫澜一阵感动,见人面色稍缓才淡淡开口“莫县主这么急着来此可是王上出了什么事”“啊?哦哦是”一时没从感动中缓过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慕容离见人又有些紧张了便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莫澜还是有些尴尬“是…是失眠,王上自从上次来找过慕容国主回去后就一直没怎么睡好”骚了骚头“我也是该怎么办 才来找您的”。

       慕容闻言微怔眼转看向那满园的羽琼花起唇轻语“你去与王上说 事本就无解,不是他死便是我亡 他无错”看似云淡风清可就连莫澜这种没心肺的人都感觉得出来这人并不象表面那样,“……”慕容这人表面越是这样就说明他越是在意莫澜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些什么了。“好你个莫澜,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到这里来打扰阿离的”关键时刻就听见执明气冲冲的声音续见其满脸怒容快步走来模样,莫澜刚松了口气又打了个寒颤暗道‘惨了’谁不知道他最在意慕容国主了,等人到跟前的时候莫澜就想跑路了“臣参见王上””王上怎么来了“见执明压根就不在意自己莫澜想‘机会来了’了“既然王上来了,那莫澜就先告辞了”执明不耐烦的赶人”还不赶快下去,留在这里做甚“莫澜连忙撤退”是,臣告退“。

        等人走了之后执明立马拉过慕容的手看着他叫 ”阿离~“”王上有何事“”阿离~本王“方夜突然出现打断了执明”执明王,国主“神情有些肃穆看起来一副有要事要与慕容禀告而他在不好说的模样让执明不好怪罪,但还是有气”既然阿离有事要办,那本王就不打搅了“说完都不给人反应甩袖离去。那负气离去的背影像极了谁让慕容离一时魔怔,待反应过来时人已经走远了方夜这时出声”国主“慕容坐于榻上恢复了以往的淡然”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方夜的办事效率一如既往”回国主,人已经找到了现安置于密室,不知是否现在就见“。

       ”不急,先帮我去查一件事“慕容离看着自己手中玉箫”当年参与计划的天玑那人是否还在世“”是“方夜领命前去以为瑶光的附属的天机,慕容有感待这次方夜从天玑回来他将会得知当年那件事的所有的真相。

#慕容离   执明    莫澜   方夜

【不遇】只为搞事情😁

在写的时候😊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很纠结。呃(~_~;)那个问题就是ALL光,光光是总攻😂还是总受啊😂希望各位能帮我出出主意ԅ(¯ㅂ¯ԅ)
#陵光    慕容离   裘振  公孙钤  执明

【不遇】ALL光,只为搞事情

引渡
       “王上,天色已晚…还请早些歇息”来人很是担心的劝阻站在窗边吹风的男子,男子却毫无反应良久方才转过身淡淡开口“方夜,你说本王是不是做错了”一袭红衣如火却似乎温暖不了任何人,方夜知晓他心里苦“王上…臣”他急急打断“好了,你不必说了…退下吧”看到主子很是疲惫的摸样不忍让其再有半点不如意“是”一鞠转身离开,关门时瞥见那似无边孤寂的身影暗自神伤。
       待方夜人走远时他又转过身看向那漆黑开却是满着羽琼花的地方喃喃自语“他们都觉得我无错,可为什么我却是觉着自己做错了呢”。明明可以不用做到那种地步的,明明和他可以不用兵戎相见不死不修的,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到底是……晚了。“阿离~你睡了吗”执明在听到方夜说慕容离近来并无好眠今日更是有些心急只是到了门口却踌躇了,烛光敞亮没照到人影又半响都没动静执明想着‘他的阿离是不是不想见他’正准备离开时,门被打开了主人清明的眸子昭示着主人并无半点睡意,执明借着月光看的不是很清楚只觉他的阿离白得有些过分,慕容离见人来却只是盯着自己并不说明来意有些不自然“王上这时来此,可有是有要事”执明有些生气“阿离~本王无事就不能来看看阿离吗”。
       执明那副我生气了要哄的摸样让他平添了几分生动却不知让慕容离想起了何人,清冷的神色竟有一丝松动语气也不觉的放轻“先进屋吧”,把人领至桌前为其与自己斟了一杯茶便静静地品尝不语。执明一开始也不说话但那不知道怎么开口亦或者说些什么,然一向跳脱的他怎么受得了这番寂静又有点压抑的气氛小心翼翼的叫“阿离~”慕容则一派云淡风清“嗯”“阿离~”“嗯”“阿离~”“嗯”看慕容不甚在意的摸样执明有些心急了“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慕容有些诧异“王上何出此言”执明很委屈不自觉的选择出卖卖“本王都听方夜说了,你已经几天不得好眠了,你为何瞒着不予本王说”一听执明如此说慕容就知道这人八成是想歪了有些无奈“唉~只是最近国事,上有些繁忙而已,不是什么大事”。
       执明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清了,明明就能感觉到他的阿离这是在敷衍他可却是选择不去追问,因为冥冥中有种感觉,就算他问了阿离也不会和他说实话,就算他说了自己也不一定会相信。有些事情与问题是只能埋藏于心中的,他不知道这样好还是不好…但至少此生在这些问题答案揭晓之前阿离都会一直陪在他身边的,这样就好,这样就足够了,所以选择忽略,“阿离~如果可以…真希望…”执明周身散发忧郁很不像他“什么”从方才开始执明便情绪低迷在嘀咕什么声细如蚊所以让人有些好奇,不过若他不想说慕容是不会去问的像说好的一样。
       作者有话说:文渣!文渣!文渣!重要的事说三遍。
我们的口号:搞事情,搞事情……离光主线…大概
“王上,天色已晚…还请早些歇息”来人很是担心的劝阻站在窗边吹风的男子,男子却毫无反应良久方才转过身淡淡开口“方夜,你说本王是不是做错了”一袭红衣如火却似乎温暖不了任何人,方夜知晓他心里苦“王上…臣”他急急打断“好了,你不必说了…退下吧”看到主子很是疲惫的摸样不忍让其再有半点不如意“是”一鞠转身离开,关门时瞥见那似无边孤寂的身影暗自神伤。
       待方夜人走远时他又转过身看向那漆黑开却是满着羽琼花的地方喃喃自语“他们都觉得我无错,可为什么我却是觉着自己做错了呢”。明明可以不用做到那种地步的,明明和他可以不用兵戎相见不死不修的,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到底是……晚了。“阿离~你睡了吗”执明在听到方夜说慕容离近来并无好眠今日更是有些心急只是到了门口却踌躇了,烛光敞亮没照到人影又半响都没动静执明想着‘他的阿离是不是不想见他’正准备离开时,门被打开了主人清明的眸子昭示着主人并无半点睡意,执明借着月光看的不是很清楚只觉他的阿离白得有些过分,慕容离见人来却只是盯着自己并不说明来意有些不自然“王上这时来此,可有是有要事”执明有些生气“阿离~本王无事就不能来看看阿离吗”。
       执明那副我生气了要哄的摸样让他平添了几分生动却不知让慕容离想起了何人,清冷的神色竟有一丝松动语气也不觉的放轻“先进屋吧”,把人领至桌前为其与自己斟了一杯茶便静静地品尝不语。执明一开始也不说话但那不知道怎么开口亦或者说些什么,然一向跳脱的他怎么受得了这番寂静又有点压抑的气氛小心翼翼的叫“阿离~”慕容则一派云淡风清“嗯”“阿离~”“嗯”“阿离~”“嗯”看慕容不甚在意的摸样执明有些心急了“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慕容有些诧异“王上何出此言”执明很委屈不自觉的选择出卖卖“本王都听方夜说了,你已经几天不得好眠了,你为何瞒着不予本王说”一听执明如此说慕容就知道这人八成是想歪了有些无奈“唉~只是最近国事,上有些繁忙而已,不是什么大事”。
       执明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清了,明明就能感觉到他的阿离这是在敷衍他可却是选择不去追问,因为冥冥中有种感觉,就算他问了阿离也不会和他说实话,就算他说了自己也不一定会相信。有些事情与问题是只能埋藏于心中的,他不知道这样好还是不好…但至少此生在这些问题答案揭晓之前阿离都会一直陪在他身边的,这样就好,这样就足够了,所以选择忽略,“阿离~如果可以…真希望…”执明周身散发忧郁很不像他“什么”从方才开始执明便情绪低迷在嘀咕什么声细如蚊所以让人有些好奇,不过若他不想说慕容是不会去问的像说好的一样。
       作者有话说:文渣!文渣!文渣!重要的事说三遍。
我们的口号:搞事情,搞事情……离光主线…大概😂😂😂😂

【不遇】ALL光,只为搞事情

        唉😔第二季也完了,不知道还有没第三季,很期待熊老师的表演,我想了😂一个办法弄了一个邪教组织。接上个脑洞,离光主线剧情,内含多个正 邪教CP‘裘光,钤光,仪光,离执,……看脑洞够不够写些别的’  😂😂😂我已疯不要阻止我,因为已难阻止。
         背景(私设严重):三国鼎立。摇光,天权,天枢
         人物(私设严重):慕容离(摇光王最小也是最为疼爱王子,喜爱音乐 ,一支*萧从不离手,幼时天真烂漫,后来简历了一些事情就黑化了😂)

陵光(本是天旋国后与国君之子,只是摇光王攻打下天旋进入宫墙那日因国后的回眸一笑而失了心神,故而留下了国后,那时国后已怀有他,三个月了😂。在后来一直以为自己是摇光王子并与慕容离交好可以说互深好感,直到他岁的那天一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裘光(天旋国旧臣之子,其父乃是天旋国主最为忠诚的死士之一,一直受命隐于暗中保卫天旋不到万不得已绝不现于世人眼前。秉承其父遗志誓死保卫天旋国唯一的希望 陵光,是难得一见的将才)

公孙钤(天旋淮南一个没落的世家公子,一心想要光耀门楣,报效天旋,文武双全 德才兼备 是难得一见的治国良才。原因天旋被攻陷成为摇光附属,一番心意便退却,却又因种种原因知道了陵光的存在故而欣喜若狂找寻其踪迹, 誓言愿为之肝脑涂地)

其他的都没怎么变😂😂😂有些没写的(不知道该怎么编了)
明个开始更文

慕容离    陵光    裘振    公孙钤

离光ԅ(¯﹃¯ԅ)为邪教添块砖😂

        “嗯…”少年突感腹中绞痛忍不住闷哼,缓缓的睁开双眼 只见一个陌生的小公公惊喜万分的跑了出去全无形象可言,“啊!王爷…王爷醒了!”大喊大叫吵得自己头疼。脑袋里一团浆糊浑浑噩噩的直到闻到一缕死若无的清香脑子瞬间好受了不少,清香越来越清晰伴随着轻柔的话语“阿离~”那是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人,那个人…给他感觉很熟悉却想不起在哪哩见过,这样的事很奇怪。
        “阿离,我是陵光~还记得吗?”眉眼含笑美不可方物“陵光…陵…”慕容离眯着眼细细想着这个耳熟的名字可还是想不起来,陵光见他一副苦恼的模样叹了口气“阿离莫想了,想不起来就算了~”见他不解的看着自己模样煞是可爱不觉笑了笑“外边的羽琼花都开了起来看看吧~”说着也不给人拒绝让人为慕容离穿衣带人去王宫的后花园。
         一路少不了人跟着但两人都是早已习惯受人瞩目如今已能做到视若无睹…………编不下去了……直接结局得了_(:з」∠)_希望别打我😂😂😂
        解释一下,本来是想写慕容离重生的,私设江山陵光与阿离同为摇光皇子,陵光比阿离大五岁,陵光与阿离小时候非常要好,只是在陵光十岁生日的时候被人陷害而和母妃被君王逐出摇光国境(原因是陵光不是摇光王的孩子,而事实到底是不是真的…只有我知道😊)陵光的母妃在😂途中身患重病去世,从此陵光整个人都不好了(此次向着豆沙进发)。陵光用了十三的时间筹划最终干掉了前摇光王成了现摇光王,并囚禁了阿离(没对他做什么😅只是不想让人离自己太远,人在漫无尽头的灰暗世界里便只能能紧紧抓住的最初曾经最美的画面或人),阿离是除了母妃外陵光最为重要的存在。
        😂😂😂陵光最后知道阿离的外公就是幕后的主使者的时候,内心几乎崩溃,在阿离与复仇之间他选择了复仇。几乎杀光了阿离所有的亲人,但却留着他言语讥讽(舍不得他为难唯有人阿离恨着陵光,他才不会寻死)所以当得知阿离设计时他不以为意,当阿离最终一剑刺向自己的时候他笑了,似解脱放下了所有的最后一次深深的望着他“若有来世,愿你我永不相见”。